不给糖的昊然

今天会开坑 (虽然nobody cares)

【Fb/Mk】只是朋友

咳咳...无聊产物, 文笔没有,抒情不会,应该中篇。
就很短小啊2333  就 评论来互动啊qwq

只是朋友
也只能是朋友。


1.
工学院的院之月被传与医学院的某个人有染,这件事情导致全工学院无论男女都在私底下讨论得沸沸扬扬, 有人猜是医学院的院之星bring,也有人说是和她最相好的may,甚至还有人猜测是不是Pha...
终于在某个小学妹用自杀作为要挟,套出forth喜欢的类型是傲娇型的时候。
一帮人聚在一起讨论了一整节课,最后她们将箭头指向了-----kit!



beam是被热醒的。
房间内没有空调,由于昨晚开着空调的缘故,窗户是紧闭的。
Beam暗哼一声,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慢慢从床上爬起来,脖子因为闷热的缘故冒了很多汗,踩着人字拖,站在等身镜面前对着一丝不挂的自己发呆了好久,才慢慢套上从地上被随意扔置的四角裤。

又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当然,如果是忽略身上各处的吻痕的话。

Beam边刷着牙边想着该等会出门该怎么穿才能遮盖掉那些红紫印,突然一双大手从身上将自己抱住,感到肩膀处被人用下巴低着,微微侧脸,对上男人幽如深潭的黑眸。

“去哪了。” 先开口的是beam,他不慌不忙的吐掉口中的泡沫,用的却不是疑问的语气。

“给你买早餐”forth回应道。

“我不吃”

“我知道”

“那你还买?”

“等你醒实在是太漫长了”

“......我昨晚快热死了”

“哪里热?”

Beam自然懂forth话里有话,可他就是不中他的套“你出门前把空调关了干什么”

“为了让你早点醒啊..”

"....."

Forth坏笑一声,手不安分的往beam下身揉了一下,温柔地啃了一下beam的耳朵,轻轻说“我今天没课”

低沉又略带磁性的声音挑动着beam的心弦,但理智还是打败了小心思,“可我有!”

Forth小哼一声,孩子赌气般松开了怀抱,却又好似留恋beam身上的味道,又凑近劲间狠狠大吸一口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Beam霎时觉得这个比自己高了那么一点的男人,工学院的院之月、很多女生追崇的对象,心里是不是住着个小孩, beam被逗得双肩直颤。

“幼稚”


——
等beam收拾好一切事情的时候,forth已经走了很久了。 桌子上放着的粥早就凉了,旁边放着一张皱巴巴的纸。

他把信封打开,仿佛半页都是黑色的一团团线条,只在最后一小块仅存的地方硬挤了几个字进去——记得吃哦~

Beam不咸不淡地笑了一下,将已经冷掉的粥胡乱塞了几口就扔到洗碗池里了,他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因为他觉得吃早餐会变胖。 后来beam发现不吃早餐会更胖。


大二的第一学期总是忙碌的,作为狂野三人帮的其中一员,beam和kit被pha安排了一份帮工学院的学弟学妹军训的重任,而当问到Pha自己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却支支吾吾地仿佛有什么大秘密一样。


等beam赶到操场的时候,kit早就已经在操场上了。
太阳毒辣辣地照在新生的脸上,有些长得白的脸被晒得通红,那些长得黑的到时一点都不怕,站在阳光下仿佛一根杆子般挺直。

不同于其他班的是,其他学院都在阴凉处休息,而kit叫这群工学院的学弟学妹站在阳光下暴晒,beam有点摸不着头脑。

“继续站着不许动! 谁动谁操场上跑五圈” kit扯着嗓子摆出一副教官的样子,摆起架子来还真的有模有样。
面前的学弟脸蹦的十分紧,汗珠挂在笔尖上惹得他们拐痒痒的, 女生们个个都快摊下去了,从一个女生叉着腰晒风,beam就知道kit只是耍耍嘴皮子,心还是很软的。


Beam轻咳一声“这么热,就让他们休息吧”

Kit直起腰版“不行,他们刚刚一群人调侃我,我得让他们知道乱说话的下场。”

“调侃你啥了?”

Kit欲言又止的样子,刚开口说些什么,一颗球从不远处踢过来,被beam用脚截住了。

匆匆跑过来捡球的人惹的下面开始开始躁动起来,因为那个人就是他们的院之月——forth。

Beam将球踢到forth脚下,对他投以一个不咸不淡的笑。 从下面那群人对forth投来求救的眼神,以及看到救星般的躁动,beam好像知道了为什么kit会叫他们罚站的原因了。


噗嗤一声笑出声,beam环抱双臂,一副看戏的表情。 Forth挠挠头,看到底下投来的目光,只能慢慢说“呃...可惜我不是你们的代教官 你们现在就只能看你们代教的心情咯。”


Forth四下张望了一下,基本都是这届新生,无奈于不能解他们一时之难,又看到正插着手气到鼻尖冒汗的kit。

想了想,forth双手插着口袋,慢慢往kit身边站去,测下身,凑在他耳朵说了句“能跟我闹绯闻也算比较荣幸了吧”说完还慢慢吹了一口气。

kit是个怕痒的人,被这么一吹,以及那人语言上的调侃,笑着往forth身上锤了一下。这个动作在那群学弟学妹的视角看来,完全符合他们爆料的形象,又更加证实他们心里那个想法——就是kit!


刚刚forth的声音不大不小,beam能清清楚楚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Beam这几天也有听推上有人讨论他们两个,虽然只是笑着划过,但其实心里还是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介意的。
其实forth绯闻的主角应该是自己才对,至于为什么他们会知道,可能是因为那天晚上他和forth一起走出酒吧被看见了,不过那是beam喝多了,带着鸭舌帽,被forth搀扶着走的。
在别人看来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朋友带着回家的事情,却被他们YY成这样。
不过为什么要介意呢 ......


Beam和forth并不是情侣,也称不上朋友。
只是知道有这个人,大一的时候见过一次面,在pha嘴上吐槽时听过,仅此而已。
与前任分手的那几天,喝醉了酒,一气之下通过blued约了个p,见面后那人就是forth,迷迷糊糊就做了。
只记得那时第一次和男生做的时候疼得beam请了两天假,然后beam就和他保持了这种关系两个月的时间。


那么,是恋人还是py??

Beam想不通,他也不敢想,随着上一段恋情的打击,他不敢再相信什么爱了。


“报道!”一声响亮的报道声将beam拉回现实,是一位穿着正装的大一学弟, beam见过他,跟Yo相好的那位。

kit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这个迟到的人,从他不慌不忙的态度以及脸上的笑脸来看,他似乎对于自己迟到这件事毫不在乎, kit看了下手表“迟到了一个小时,然后.....”

看了一眼面前那人的装扮,“没穿运动服, 去操场跑五圈”


Ming今天早上多睡了一会的代价就是被罚了五圈, 委屈地嘟了下嘴,在听到kit说没穿运动服那句话又冒出了星星 “可是你也没穿啊学长!”

kit扭头看见beam一脸看戏的样子,又低头看了下自己,好像真的忘记穿了...

“那就一起跑啊学长!”

Kit一边摇头,一边快速摆手,力气始终打不过一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人。

阳光下,两个不同院不同级不同穿着不同身高的两个人一边奔跑一边互相拉扯,一个躲一个拉。
工学院的学弟学妹们的噩梦也终于由beam的解散的拉下序幕。

那是forth第一次下厨。


随着浴室门内传出的水滴声,forth蹲下身,在那碗已经有点凉了的粥旁边放下一张黄色小纸条,抽出早已准备好的钢笔,在写完一句我喜欢你之后,笔尖一直停顿在句末的符号旁,想了想,又全部唰唰刷涂掉了。 眼看浴室内的人将水关掉,已经快出来了,匆匆忙忙在最后一小块地方补了一句记得吃哦~ ,还没关门的时候又跑回来将纸揉成了一团。


粥是我煮的,喜欢你也是真的。
你不敢,我也不敢,然后我们就错过了一辈子。


未完待续

【全员】Attention 7

嗨好久不见,我居然六个月没更新了hhhh 最近会恢复更新

想送上短小的一章 不要打我!

前几篇



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

每个人出生时手腕上都有一个计时器,从青春期开始跳动,每个人的数字都不同,倒计时归零之时,就是遇见灵魂伴侣之日。

7.
这是beam第一次感到害怕,作为一个从小到大都在pha的臂膀下从未受过任何欺负的人,就连前几天跟Wen打架的时候都从没这么害怕过。

Forth将油门转到最快,在高速公路上极速驶过。
Beam甚至还未从刚刚被一群学弟学妹共同起哄的氛围中缓过来,等他被放上摩托车的时候,forth丝毫没有给他半点挣脱的时间, 等beam反应过来的时候,forth已经轻车熟路的绕着几条捷径开到高速公路上了。

速度过快的缘故,beam如果不抱住forth的话,它就会摔下去,意识到这点,beam从他加油门那一刻就毫不犹豫地将面前的人抱住。

“你疯了?!!!”风太大了,beam只能靠吼出来,手在forth的腹部狠狠地掐了一下。
不掐还好,这一掐,forth故意装吃痛的样子,将车身猛的一转,险些撞上路边的栅栏。
还好forth是有做定期保养的,轮胎打滑的一下,飘了一个小斜角就停了下来。

Forth摘下头盔,面无表情的看着被吓得半点血色都没有的beam, 又伸手揉了揉他被风吹乱了的头发“吓得不轻?作为你的后勤部的人胆子那么小?”

Beam伸手将forth的领头抓住,眼睛里充满着愤怒,“你是想害死我吗! 整天做这些有的没的,自从你加我LINE之后我到现在都没好事!我已经有灵魂伴侣了,我求你了,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风吹过路边的鸡蛋花树,由于是在大马路上,路过的车子有些人专门放下车窗瞧发生了什么事,beam被那些眼睛盯的浑身不自在,只能慢慢松开手,抬头看见forth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beam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Forth的眼睛里仿佛失去了任何色彩。

是不是刚刚话说的太重了?好吧,beam也承认刚刚是说的有点重了,但他当时是真的很生气,从小到大都没人让他感觉怎么害怕过。

beam在倒计时结束之前一直是个碰过很多女人的花花公子,比普通人出色的家庭背景以及出色的长相让他变成了一个在情场上来回自由的人。
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情商高但却不会安慰人。 这件事经常被一起混酒吧的两个好友抓着嘲笑。

就比如现在,他是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安慰forth,虽然他觉得他才是那个应该被安慰的人。


Beam支支吾吾的打算开口,只见forth从口袋里拿出一小袋草莓巧克力,掰了一口含在嘴中,又伸到beam面前示意他要不要吃。

Beam其实不喜欢吃巧克力,但碍于刚刚发生的事情,beam觉得他还是顺从一下forth好了,伸手接了一颗,像松鼠啃坚果一样用门牙一点一点的啃。

Forth被逗得笑出了声。


两个人吃完巧克力一句话都没说,forth继续开着车,往beam不认识的路径开去。
路上一直很安静,直到...


“我没生气,你不用乱想了,我不介意的。”

听了这话的beam如释重负,又开始为forth善于察言观色的能力表示敬畏,这人好像对自己了解的很清楚,包括自己在想什么。

“你能继续抱着我吗,就像刚刚那样。”

这会forth没有像一开始那样开很快,而是慢慢行驶,beam没有那种快摔下去的感觉,自然松开了手。
Beam本想拒绝,一想到刚才forth那个眼神他还历历在目,他记得...pha教过他,惹别人生气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顺从他一切需求。

好吧.... Beam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将forth抱住,forth身上不知道是什么味道,香香的很惹beam这个厌恶香水的人喜欢。

当然,多年后的beam回想起来,大概这就是:爱人的味道吧。


“我们去哪啊?”beam问道,好像forth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跟他说过目的地,而且自己也傻乎乎什么都没问就被强行绑上车了。

“我家”

“啥?为什么要去你家?”

“现在开回去学校的话,大概明天才会到。”

Beam看了一眼附近,这才发现原来已经傍晚了。

“明天还是圣诞节,如果你想回学校一个人的话我也不介意现在就送你回去”

....老妖精

Forth见beam不回答又继续说道“等会我送到我家以后,你就在我家住一晚,我就房间在三楼右侧第二间,第一间的书房”

“那你呢?”

“我去找个酒店住,第二天就会去载你”

“慢着,你为什么要去住酒店,有家干嘛不睡家啊?”

Forth轻咳一声“你不是让我离你远点吗”

Beam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嘴上说不介意,其实心里明明介意的要死。

.....

Forth其实是真的一点都不开心,从喜欢的人口中说出让他离他远点这种话,这可是forth第一次遇到,这种感觉就好比让他去死还难受,只不过forth是个很会隐忍的人,尤其是对beam这种性格的人,beam吃软不吃硬。
克他的办法forth早就想好了,他自诩第八感很准,看上的人绝对不会差。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beam身上那么敢赌的原因,他知道beam最受不了惹人生气,关了解这一点,他就已经beam吃得死死的了。

Forth已经计划好明天的圣诞节,他该干什么,以及如何让beam自己倒贴上来的办法了。

今晚也许会更.... 选择题还是attention你们选

【FB】戏精之 习惯的代价

      

    日常撒狗血

       1.

beam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forth了。

这个连平时自己上个厕所都会跟着去的男人居然整整消失了三天!!

beam独自一人坐在食堂的桌子上,郁闷地不断搅拌着快冲得几乎快满出来的咖啡,桌上还放着刚刚吃剩下的饺子包装袋。

几天前。

beam刚走出校门就被forth跟踪到宿舍楼下,由于那几天楼下的路灯坏了,beam摸着黑刚走进宿舍楼,forth不知在那里藏了多久,疯了一样跑出来将beam按到墙上表白。

正当beam绞尽脑汁想拒绝的时候,一名路过的女生成为了beam的挡箭牌。

beam指着她,口齿不清地对forth说自己喜欢的人就是那个女孩。

没想到forth就松开了beam,往那个女孩的方向走去。

然后beam就好几天没有看见forth跟着他了。

beam很少吃食堂的菜,这得得益于forth每天的准时早午餐——forth每天都会提前一个小时到beam要上的课程的课室内在他坐的位置上放一份早餐。

与往常一样,早上beam刚到解剖课的教室内,刚坐下习惯性地摸了下桌子内的东西,除了几本教科书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forth算是死心了吗。]

————————

这几天的课程都是解剖课,解剖课的教师是个很凶的老大妈,基本上谁都怕她。

解剖课的教室在b栋楼的3课室内,由于食堂离这栋楼大概五分钟的路程,一向慢动作的beam在最后一秒才赶到这栋楼。

beam小心翼翼地往里面看去,果不其然,老师已经提前在讲台上坐下了。

正当beam想偷偷溜进后门的时候,平常视力不怎么样的女老师却在这时格外地精明。

“beam!记一次迟到!”

.........

"你怎么又迟到了??"刚坐下,kit就凑过来小声对自己说。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周才过了三天,beam已经迟到了好几节解剖课了。

“吃饭啊,我没想到她总是提前来。”beam还沉陷于刚刚的处罚当中,俊美的脸上显出一丝哀愁。

“诶诶,forth好像好几天没来找你了诶”kit用胳膊碰了一下旁边正认真做笔记的beam。

beam淡定的拿起橡皮擦擦掉了刚刚因为kit碰了自己一下而写歪的字,漫不经心地回道;“谁知道呢....没准放弃了吧”

“这样哦....你看看,他好像换了新目标了”

顺着kit的眼神看去,坐在b排的forth正紧紧靠着旁边的女生。

女生的长相看起来格外面熟 ......

等等!那不就是那晚那位挡箭牌吗....?

“他一个工学院的为什么跑来上解剖课...?”

.................

“你最近是被哪个公子看上了吗....”yak看着may桌上一大堆零食不可置信的说。

may抹着口红的手停顿了一下,莞尔一笑:“对啊,隔壁学院的forth最近在追我呢”

“真的吗!? 是工学院的院之月forth??”

yak激动地冒着星星眼,疯狂甩着may的手臂。

may微微点头。

对于forth,may觉得她真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才会得到他的青睐。

就在前两天晚上,本来想去医学院送吃的,可是路灯却突然坏了,may只能挑有小灯泡的小道走。

因为太暗所以打开手机闪光灯借着光才找到上楼梯的路!正当may刚刚踏出第一只脚的时候,一双粗壮有力的手将她拉进了怀里。

起初may吓得半死,后来一看是工学院的forth,这才舒了一口气。

只见对方支支吾吾地表面想要自己的手机号码,may有些震惊,明明平时也没接触过,对于这号大人物她也只是在一次学校典礼上见过一次。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第二天。

may刚气喘吁吁地坐在椅子上,因为睡晚起的缘故,头发都没整理好。

伸出手往桌里拿镜子,却摸到了一包东西。

may慢慢拿出来,转头对yak说:“这是你买给我的?”

被提问的yak停下翻背包的动作,抬起头一脸懵:“阿来哇??”

这时,手机发来了一条信息,打开一看,是个未知号码。

 [给你买的早餐记得吃。  forth]

就这样,今天已经是第四天收到来自forth的早餐问候了。

.......

“诶? 解剖课你也来跟我上吗?...”may抿了抿嘴,看着眼前的forth。

“对啊,快走吧。”forth推推may的肩膀,急促得往课室内走。

一进门,所有同学院的学生纷纷把视线往他们两个投来,may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看着,难免有些不习惯。

害羞得低下头,forth伸出手将may紧紧贴到自己身上。

forth皱着眉,在看到kit瞪大眼睛往这边看来的眼神后,嘴角才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

经过几天迟到的教训,beam已经逐渐习惯了没有forth送来的早餐这件事。

今天,beam比之前提前了十分钟抵达课室,可是大门还没有开,无意间听见走廊的两个女生在讨论着什么。

而beam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那么特别感兴趣她们在讨论什么,悄悄走上前,假装打电话的样子凑到其中一名女生的身后。

“哎你知道吗  据说咱们学院的may整天来学校桌子上都有人给她买早餐呢”女生A

“对呀对呀,据说还有送鲜花什么的 哎呀,为什么我就遇不上这么点好事呢”女生B

“我听说是工学院的forth送的”女生A

“啥?我听说之前forth不是一直在追我们学院的beam吗..?”女生B

....

beam听完这些话后,脑子有点空,这明明是自己专属的待遇.....

捏着手机的手突然有些酸痛,一股酸劲跑上鼻腔,刚刚还在讨论的其中一名女生转过身来,beam吓得立马背向她。

“啊..对对对,正准备上课呢,.......我后悔了.....哈哈哈没有啦”beam学着之前接电话的样子,慢慢挪动脚步。

“他是不是beam..?”女生b扯了扯旁边人的衣服。

“好像是的。”

“那我们刚刚说的话是不是被听到了?.....”

........

may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看着因为跑步而汗流满面的beam,本来may刚下课,正挽着yak的手准备去食堂,却被beam拉着手带到了学校的活动室。

may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beam,“给你,有什么事不能在课室说吗...”

beam接过纸巾往自己脸擦,等呼吸平稳下来才慢慢开口道“抱歉啊,刚刚在那里不方便说”

“什么事?”may瞄了眼手机上的时间,forth约她吃饭,估计是要迟到了。

“你有对象了吗?”

“阿来哇...?”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may有些发懵,迅速将四周打量了一下。

学校每个月都会举办一次主题庆典,这一次的主题是粉红色,活动室内摆了各种粉色的装饰品,爱心形状的气球居多,就连壁纸也通通换成了爱心形状。

(他该不会是要跟我表白吧?!)

may睁大了双眼,支支吾吾开口道“我...我..还没有啊”

“她马上就会有了”forth将手藏在背后,笑脸盈盈的门口走进来。

在路过beam身边时,beam小声嘲讽道

“我并不觉得抢人喜欢的东西是一件多好玩的事情。”

"抢你喜欢的东西是我最喜欢的事"

beam嘴角一提,直径走到小霞的面前,掏出了背后的玫瑰花“may,我喜欢你”

面对突如其来的告白,may捂住胸口,脸颊微红。

“好...我该说点什么?  我答应你了那么beam怎么办?”

may嘴上嘟囔着,伸出手接过forth递上来的玫瑰花,爱情的喜悦冲击着她的大脑。

forth满意地看着may将他的玫瑰花接了过去,转过身将beam的手牵了起来

“那么,现在你喜欢的人已经有对象了, 我可以追你了吗。”

至于为什么forth会规划这一切呢。

————

就在forth找beam那晚的前一天。

天空下着蒙蒙小雨,街上的人们撑着五颜六色的伞,加快了脚上的步伐欲想着回家。

这样的天气对beam和forth来说就苦逼了,因为beam从课室出来后却发现两个人一把伞也没带.....更可悲的人早上嫌开车太麻烦,车停在宿舍楼下了。

forth望着天上丝毫没有想减弱的雨势,叹了口气说“beam,我看这雨势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说完指着不远处的便利店“我去那 看看有没有雨伞买”

“可是你这样过去会淋.....” 

beam的湿字还没说出来,面前这个人就冒着雨冲去出了。

看着他在雨中的背影,beam的心里突然有了些变化

过了两分钟,雨中再次出现了刚刚那个身影,

forth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背部已经被雨淋湿了,还有头发,将自己手上的雨衣拿给了beam“呼...我去买的时候只剩下一件特大号的单人雨衣了”

没错,雨衣大的可以容纳两个人,但另一头又太窄。

“你先穿回去吧”beam说

“等会你再拿把雨伞过来给我就行”

forth一个激灵就把雨衣从beam的手上抢了过来“那多麻烦呀,...要不我们一起回去...我背你”

“不行,那太......”beam连忙拒绝。

可是最终,beam还是妥协了。

forth脱下自己的上衣,用没被淋到的那一块擦着自己后面的那块头发,然后顺便将后背也擦了一遍

“你怎么只擦背面啊?”beam不解的问。

“因为要背你啊,不能弄湿你的衣服”

啧....这家伙...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forth把雨衣拿给beam,然后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拍拍自己的后背“上来吧,然后你把雨衣套咱两身上”

beam总有一种王子来迎娶公主让她跟他回皇宫的感觉....

等等,他在想什么?

beam自嘲了自己一下,走到forth背后,将雨衣套在了他们的身上,然后他将手搭在了forth的脖子前。

beam的脸的低下来的,脸对着forth的肩膀。

forth两腿一蹬,将beam背了起来,然后就开始走起了回宿舍的路。

“我背起来重吗?”beam问。

“我的全世界都在我背上,你觉得重不重?”

beam不得不承认他对forth的这番回答逗到了,但又不由得打趣起来。

“你说你这点小聪明头脑用在女生身上不好 咋偏偏用在我身上呢?”

forth想都没想直接甩出来一句“因为你值得”

beam不语。

眼看着beam的宿舍就在前面不远,forth的脚步开始变慢,不为啥 就为了能和他心爱的beam多待一会 哪怕一分钟也好。

“beam”

“嗯?”

“和我在一起吧”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哦”过了一会,forth又开口“那么...如果你现在没和任何人在一起的话  你会和我在一起么?”

“也许吧”

那就在一起吧。


震惊!逐月圈情感悬疑伦理宫斗大戏明晚上演

Faye不叫发爷:

乖巧的等。等看戏嘿嘿嘿


Yoooogurt:



10月8日,注定有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这一夜,清风徐来,月略有缺。受到星盘异动、股市飘红和宇宙射线的影响,有一群人戏精上身,按耐不住搞事情的蠢蠢欲动,即将大戏上演。




演职员表(排名不分先后):




phayo,椰奶,哥嫂,GB,KC,TT 及其排列组合








编剧+导演(排名不分先后):




 @kiki家的小心脏的桃桃子 








 @苏妗旋 








 @象征型文学 








 @狸子酱不是花生酱 








 @Lio酱🎐 








 @机智如我才不会暴露呢 








 @朦胧淡月云来去 








 @锅 








 @桃哥哥💫 








 @晴子偶媽 








 @C漠尘 








@Syrann 








 @尤其 








@葉山大麦








 @戳酒窝的小可爱 








 @纪先生🐇 








 @Ines 








名字有Yo名字有奶却只会写FB的我